玩樂天堂 pockyland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熱搜: lego MOC 聚會 比賽
查看: 6463|回復: 0

官方帕奇大陸設定稿-昂里薩平原戰爭史(第三版1/22更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1-9-9 23:58:3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這是小弟用故事的手法所寫出的歷史背景,主要目的是為歷經5000多年的編年史提供更為精細的描述,並打造較大略的世界背景,之中也大略簡述各國的由來。

1/22第三版更新:將米納斯改名為薩維爾蘭、新增維爾蘭末代皇帝的死因、更改同盟由五國縮減為四國,卡力美塔王國由存在改為滅亡(因應黑騎士無作者支援)


昂里薩(Unrezar)平原戰爭史


昂里薩,這一塊大平原是南方大陸中最富庶的一塊區域。在傳說裡,諸神開創世界之時曾用富饒之神以為命名,因此昂里薩平原便是從遠古時代就是飽受諸神祝福之地。昂里薩平原的文明紀錄能追朔到四千年前,獸人在帕奇大陸首次出現後遷移到這塊傳說中的富庶之地始之。由於獸人天性好戰,並信奉憤怒之神米倫斯為主神,於是昂里薩平原有近一千年是在長期分裂的狀態。

在當時充滿鮮血與瘋狂的屠殺中,昂里薩平原被謠傳成一個充滿血與淚的乖戾之地長達一千多年,其令人寒顫的名聲甚至是傳達到了遠在北方幻霧森林的精靈王國。這場令人遺憾的爭鬥被後來的史學家們稱為"咆嘯之戰",而長期爭鬥的結果導致了獸人許多部落的衰微,其人數也大幅的減少。但是世界分久必合,最後在D.A 2052年,一名叫做塔克斯的獸人統一了所有部落,開創了昂里薩平原歷史中第一個中央集權的大帝國,也就是廣為人所知的塔克斯帝國。

塔克斯帝國統治了昂里薩將近八百年,但是由於人數實在是因為戰亂而過少,其疆域實際上只抵達到了愛洛尼斯河的邊境,卻也替獸人的文明寫出一頁光輝燦爛的歷史。相較於人類的群聚性,獸人好戰與崇尚勇武的天性其實並不適合在同一面旗幟下奮戰。但由於獸人始終忠貞的信仰米倫斯,他們深信自己是米倫斯所派來的使者,而米倫斯是以怒火將獸人朔造成世界的審判者。

然而在其漫長的傳說中,最偉大的審判者是得經由一樣稱作米倫斯之槌的神器認可。米倫斯之槌的由來(收錄於「塔克斯之吼」)是相當傳奇性的,而該神器承認下一位繼承者的方法一直都是米倫斯大審判者的數千年來保守的秘密,也是獸人歷史中唯一不被外族所熟知與研究的。但根據可靠的史料解釋,塔克斯是第一名經由米倫斯認可大審判者,制裁了當時許多信仰渾亂神祉的部落,並統一了整個獸人族群。當時北方的精靈們尚未分裂成黑暗精靈與光明精靈,那同樣是精靈輝煌強盛的時代,被稱作遠古的鑽石「伊爾碧露王國」。相較於獸人以武力來決定生存的價值,精靈對該樣的價值觀便與其有極大的不同與註釋。不難預料,在D.A 2387年,獸人與精靈第一場長期對抗彼此的戰爭"霧森戰爭"便在塔克斯帝國第八任獸皇,人稱"征服大帝"的納克頓斯
‧塔克斯以精靈侮辱了米倫斯而揭開了序幕。然而這只是掩飾真實目的所提出看似冠冕堂皇的藉口,納克頓斯是一名與眾不同的獸人,不認為武力能夠解決一切,卻熱衷於權力鬥爭和權位。他好大喜功,卻處處為了所謂自身的光榮而違背獸人傳統的習性與規範。他所對精靈開戰真正的原因是因為要滿足他征服大陸的決心與慾望,對此並不是獸人願意樂見的。他們是為武而生,而不是把米倫斯賜給他門的力量當作征服工具來使用。不過,納克頓斯所主導的戰爭從來都沒有嘗過敗績。對於納克頓斯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的神話,至今的精靈依然只要提到那場戰役,便還是帶著恐懼與哀傷訴說著當時在昂里薩北方潰敗的慘劇。

由於納克頓斯所帶來的榮耀不只是只有自己,而是整個龐大的獸人帝國,想當然爾雖然有些部族不樂見納克斯頓的行事作風,卻依然安分的承認他的統治權。「以米倫斯之名,吾將爭其所域,戰無所懼。」這一名言也正是讓他得到了征服大帝這個稱號,並打造了塔克斯帝國最輝煌強大的時代。但是在納克斯頓死後,後面幾位獸皇並沒有傳承到納克斯頓軍事上的天分,但其統治風格卻與他相差無幾。再經過幾次消耗國力的征戰之後,獸人與獸人之間的好鬥個性又再次顯現,塔克斯帝國爆發了極為慘烈的內戰,出乎諸神意料的,人類在此時卻南遷到達了昂里薩,塔克斯帝國這時不只面對國內的戰亂,還面臨了人類大軍的進攻。塔克斯帝國在人類以壓倒性的數量苦苦支撐,而這場為時兩百年的戰爭史稱"富庶之戰"。D.A 2783年,最終人類聯軍在英雄萊德羅特‧維爾蘭的帶領下,擊敗了統治昂里薩平原的獸人帝國,將獸人驅除到了西方的黑色山脈,塔克斯帝國至此土崩瓦解,獸人唯一崇高的神器"米倫斯之槌"也在最後一位獸皇哥嘜死後銷聲匿跡,因此獸人的歷史從此進入了黑暗時代。而昂里薩平原則是落入了人類的手中,並開啟了其文明歷史中最為光輝燦爛的璀璨時代。

塔克斯帝國滅亡後,帶領人類擊敗獸人的英雄萊德羅特便順其自然的建立了昂里薩平原第一個人類政權,維爾蘭帝國。由於人類的信仰的神相當自由與繁多,混亂與秩序的定義並沒有像塔克斯帝國嚴謹,因此萊德羅特便很大方地開放了人民宗教信仰的自由,並給予各個開國元勳的貴族相當大的特權與保障,來當作兩百年來忠貞支持的回報。但萊德羅特卻沒有料到近千年後的動亂,卻是與他這當初不深思的決定息息相關,也讓昂里薩平原的未來埋下了一個動亂的種子。

經過了整整一千年的光輝歲月,維爾蘭帝國最終在迂腐頑固的理念下走向了末路之途,其疲軟的皇室已經無法有效控制旗下的貴族。但真正壓垮帝國最後一根稻草的劫難,實際上是無力面對獸人捲土重來的瘋狂入侵。自從獸人部落在一千多年前被維爾蘭擊敗之後,獸人部落便在西方的黑色山脈悄悄的培養實力,等待重新進擊維爾蘭並奪回昂里薩的契機。G.A 1228年,一名叫做塔爾的獸人將所有的部落聯合起來,並被不同部落拱為獸人之王,塔爾並帶領著數以萬計的獸人大軍以雷霆之勢橫掃維爾蘭帝國西部,並將維爾蘭的西部軍團無情的殲滅。這場入侵是發生在維爾蘭帝國慘烈的皇室內鬥之後,維爾蘭帝國在短短的二十年間承受了兩次毀滅性的打擊,維爾蘭的末代皇帝-納里昂‧維爾蘭對此深感絕望與無力。但在責任與榮譽心的驅使之下,納里昂皇帝於G.A 1231年決定不等待其他援軍的集結,兀自率領僅存的皇家部隊在卡爾德斯城郊與塔爾斯帝國展開決戰,史稱"殞落之役"。這場戰役導致維爾蘭帝國的潰敗和納里昂皇帝的死亡,並使得原本風雨飄搖的帝國更加地脆弱,這也讓後代的史學家嚴厲批評這位末代皇帝的有勇無謀和愚蠢。

由於納里昂皇帝唯一的子嗣-伊拉努克‧維爾蘭在皇帝駕崩之後也下落不明,這對於已經瀕臨崩潰的維爾蘭帝國無疑是開始崩解的導火線。趁著獸人如火如荼的入侵所導致的混亂,擁有皇室血統的萊格羅爾‧蘭洛斯侯爵便舉兵奪下帝國的掌控權,並且自立為皇帝。此時反對萊格羅爾侯爵的貴族們因覬覦皇位也舉兵叛亂,打著回復真正維爾蘭帝國的旗幟,企圖逼迫萊格羅爾退位。雖然萊格羅爾侯爵在帝國北方地區有強大的支持力與後盾,但由於帝國南方與東方各省並不支持萊格羅爾伯爵的決定,也不願意屈就於萊格羅爾的旗下。各地區在當地貴族的掌控下拱出了擁有維爾蘭帝國皇室血統的魁儡,並且自詡為正統,與北方的萊格羅爾侯爵一較高下。G.A 1235年,雙方在馬卡薩斯平原相約決戰,史稱"馬卡薩斯大會戰"。這場戰役在維爾蘭的沒落一書中有詳細的記載,由於雙方為此戰爭所動員的兵力高達十萬以上,因此是內戰前期唯一以兵力決戰著名的戰役。這場戰役的結局在南方與東方貴族的不合與猜忌之下,以萊格羅爾奪下了勝利為結束。但是萊格羅爾的部隊在這場戰役中所損失的代價實在是太高,近一半以上的部隊都命喪這場激烈血腥的決戰中,因此這場戰役並沒有對昂里薩的局勢產生決定性的影響,反而讓昂里薩平原陷入數百年的內戰與分裂之中。

這場內戰持續了三十年,史稱"貴族爭霸"。為昂里薩平原所帶來的影響便是自此進入了群雄爭霸的時代,除了獸人佔據西方的地區之外,各自區域的大小貴族便自立為王或稱帝,讓昂里薩平原陷入了長達百年的動亂中。然而在G.A 1416年,獸人之王嘎米洛繼英雄塔爾的遺志,再次對昂里薩平原的人類發動全面性的戰爭,這次的戰爭被史學家稱作"第二次獸人入侵"。這場入侵將身處第一線的卡力美塔給摧毀殆盡,其中它的末代國王,也就是第九代的奧迪爾‧卡力美塔(Audil‧Calimehtar)也因此戰敗身亡。這讓各個貴族王國警覺到如果不團結起來,可能會讓人類的文明一切毀於一旦。於是在北方蘭洛斯王國的帶領之下,主要由三個地區中的四個政權所聯合創立的維爾蘭同盟(The Verland Alliance)來對抗獸人的進攻,這四個政權分別是北方的蘭洛斯王國和薩維爾蘭公國,東方的芬羅迪亞斯城市聯邦與南方的斯提亞王國。昂里薩人類國家出人意料的聯合有效的嚇阻獸人的入侵,嘎米洛深知如果不找到可靠的盟友來對抗維爾蘭同盟,要擊潰人類只是一個遙遠渺茫的目標。他便與北方盤據在詭魅幽林的黑暗精靈提出了分割昂里薩平原的協定,試圖以北方的領土作為代價驅使黑暗精靈對維爾蘭同盟發動全面性的攻勢。黑暗精靈欣然同意這個協議,畢竟在七百年前被幻霧森林中的精靈王國驅除的黑暗精靈們,基於昂里薩富庶的傳聞,早已規劃入侵該地的行動與準備。但礙於幻霧森林的精靈王國不斷無情追捕被驅逐的黑暗精靈,使得黑暗精靈們在過去始終無法獨力進駐昂里薩平原。

黑暗精靈本身與伊爾碧露王國的決裂起因是在於七百年前精靈們選擇是否要接受聖樹的引導。由於黑暗精靈想要在思想保持自由,便不希望透過外力的引導來提升自己個人的知識與能力,他們希望透過自己的實踐與思考來達到自己所追求的巔峰。這期間的動亂在"星辰淚水-伊爾碧露"的故事中有詳細的紀載。在黑暗精靈被驅除出伊爾碧露王國後,他們便在靠近黑色山脈北峰的詭魅幽林建造自己的王國。從那之後,詭魅幽林又被稱為渦或斯,意思是放逐者之地。在璀璨時代,維爾蘭帝國並不是很熱衷於北方精靈的聯繫與往來,因為人類帝國自認為在文化上已達到大陸的巔峰,沒有任何文明能夠超越自己的帝國文化。但實際上,黑暗精靈在放棄聖樹的引導與束縛後,其國力,尤其是軍事這一部分大大的增強,因為在全大陸黑暗精靈的鍛造技術只輸給矮人。而在與獸人簽定協議後,黑暗精靈的領導者,也就是伊利亞‧陰影(又稱紹德)準備進軍昂里薩北部。很不巧的,其意圖卻被統治黑色山脈底下的矮人王國知曉。當時的矮人王葛雷恩,因為與黑暗精靈爭奪北峰的密銀礦脈而成為偶有摩擦,但由於雙方種族上的差異,黑暗精靈與矮人無可避免的爆發了戰爭,這場戰爭則被稱為"密銀之戰",是在璀璨時代末期西方山脈規模最大的戰爭之一。

這場戰爭讓許多矮人與黑暗精靈命喪於此,從此矮人與黑暗精靈便成為了不共戴天的世仇。而在黑暗精靈聯合獸人入侵昂里薩平原之際,矮人也與人類的維爾蘭同盟達成了協議,矮人用鍛造技術來換取人類各王國軍事上的支持。至此人類所引領的璀璨時代就此結束,取而代之的是代表著各族之間仇恨的混亂時代(Age of Choas)。

因為得到了矮人王國的協助,原本面臨西北兩面夾攻的維爾蘭同盟暫時能夠只應付西邊對抗獸人的戰事。但在C.A 304年,斯提亞的國王瑞格恩在當年的同盟會議上透露了令人擔憂消息。「因為南方有高聳的南嶺山脈阻擋,我們不曾注意過南方國度的動靜。但是幾天前,我們在最南方邊境的西拉吉亞峰向我們首都傳達南方國度調度的消息,由於我收到的是代表對方軍力不正常調動的黑色箭簇,我希望我們能夠多放注意力在南方國度上。」對此來自南方令人困惑的情報,薩維爾蘭公國則表示無須擔憂。「我們所該放置的注意力應該是西邊的殘酷獸人,南嶺山脈之所以又被稱為"白色地獄",是因為從遠古到今沒有任何軍隊能夠穿越如此殘酷的山嶺,而我們都了解該地冰霜風雪的無情。」薩維爾蘭公爵,薩拉亞吉向各國提出保障,南方的邊界因為有天然的屏障,相較於寬闊的西部平原是相當安全的,因此這個消息在會議上便被各國擱置。只有斯提亞王國依然不放心地加強南方邊界的防衛,並下令將所有通往南嶺山脈的通道全數封閉。

然而實際上,處在南方貧脊的人類王國,的確是在調動大軍準備北上響應獸人的入侵,理由淺顯易見,是為了得到更富庶的土地而來。南方國度在昂里薩歷史中並沒有多加敘述,但我們可以確定的是與原本昂里薩信仰多樣的人類不同,他們是信仰混亂神祇中代表果斷的蠍神"薩魔特(Zarmot)",因此又被稱為薩魔特人。薩魔特人原本是在南方阿提亞貧脊荒野的遊牧民族,大約在璀璨時代中期建立了一個以海上貿易為主的王國。維爾蘭人稱他們為海上的魔術師,因為其海上貿易的規模是僅次於維爾蘭帝國的龐大。在彼此往來貿易的期間,薩魔特人對於維爾蘭帝國的盛世感到驚艷無比,其文化便多少模仿了維爾蘭帝國輝煌的風格,並也引近了昂里薩的傳統貴族制度。可惜好景不常,靠著海上貿易興盛的薩魔特王國因為拒絕信奉秩序海神亞列留尼斯而受到其旗下海妖的干擾,在海上貿易逐漸頹勢之下走向了與維爾蘭帝國斷絕聯繫的道路。在維爾蘭帝國土崩瓦解後,曾經是南方堅強盟友的薩魔特王國也將這個盟友的身分送進了過去,而過去三百年來因為同樣是覬覦昂里薩得天獨厚的土地,因此同樣也規劃了入侵昂里薩平原的準備。

C.A 307年,薩魔特王國的北方統帥-拉斯托奇亞‧薩拉率領了近八萬名大軍翻越了南嶺山脈入侵了斯提亞王國,至今沒有任何人知道他是如何帶領大軍翻越高聳寒冷的南嶺山脈,而在皮耶丘陵擊敗維爾蘭同盟聯軍的薩拉曾說:「維爾蘭人曾稱我們為海上魔術師。而實際上,我們的確是魔術師。」這句話在後人的解析裡,似乎透露出他並不是用正當的方式越過西拉吉亞峰,而是外來的助力使他入侵昂里薩。面對薩魔特王國突如其來的入侵,斯提亞王國在短短一年之間就喪失了近八成的領地,這對維爾蘭同盟來說是相當沉重的打擊與負擔。斯提亞王國覆滅的危機不僅僅是代表同盟南方的國度有可能全面陷落,甚至是同盟的分崩離析。對此同盟內的各國無不謹慎對待此次的入侵,並不是把他當成以往的邊境騷擾,而是毀滅性的總攻擊。雖然薩魔特王國在307年的奇襲一度讓維爾蘭同盟陷入危機,但是在當時昂里薩的人類依舊傳承著璀璨時代的力量與知識,薩維爾蘭的精銳騎士在發怒時的刀劍光影銳不可擋,薩魔特王國的遠征軍在經過兩年的勝戰之後又再次被同盟打回了南嶺山脈以南的邊界。但這場戰事卻瞞不了獸人的眼睛,當時的獸人領袖葛奈在薩魔特被擊敗後便馬上了解到其王國入侵昂里薩的理由與黑暗精靈是同樣的。與四百年前的協定一樣,葛奈再次如法炮製向薩魔特王國提議在擊敗維爾蘭同盟後一起分瓜昂里薩平原。雖然薩魔特當時的國王坎洛尼並不樂見與信奉憤怒之神的獸人合作,但他同樣也深知到如果想要擊敗維爾蘭同盟並征服昂里薩,勢必要借助獸人與黑暗精靈的力量不可。於是雙方便在C.A 312年達成了協議,從此薩魔特王國便與獸人站在同一陣線以消滅維爾蘭同盟為目標而戰。

在薩魔特入侵昂里薩之後,昂里薩的局勢也因為該王國的入侵而有了初步陣營的規模。一方是以人類四國聯盟為首的維爾蘭同盟,與黑色山脈的矮人王國彼此之間有軍事上的同盟關係。而另一方面則是誓言奪回昂里薩的獸人王國,和因為有相同利益存在而聯合起來的黑暗精靈渦或斯王國和薩魔特王國。由於這是昂里薩平原歷史上第一次的聯盟對抗,因此在混亂時代後期也被稱作"雙王對立"。這兩大陣營的戰鬥持續了整整一千年,期間比較著名的戰場有在C.A 1072年的納卡薩斯大會戰,這場戰役打破了雙方勢力在昂里薩均衡的情勢。由於薩魔特王國必須在昂里薩建立據點才能夠長期面對斯堤亞王國的戰爭,但是納卡薩斯大會戰卻一併將薩魔特王國所有在昂里薩平原的根據地剷除殆盡,從此薩魔特王國一直到了終結混亂時代的最後決戰才派出了足以對抗維爾蘭同盟的軍力。黑暗精靈則是在C.A 875年與北方幻霧森林的光明精靈爆發了全面性的戰爭。這場戰爭的影響使得維爾蘭同盟薩維爾蘭公國和蘭斯洛王國在北方區域的戰事壓力大大減輕,以便足以派遣足夠的兵力幫助南方對抗薩魔特和東方對抗獸人王國。隨著時光的流逝,原本在納卡薩斯會戰後握有決定性優勢的同盟,卻因為米倫斯之槌的再現而出現了變數。

在雙王對立後期的連戰連敗,獸人王國的氣勢已隨著時間逐漸減弱,加上黑暗精靈被光明精靈牽制住無法全力向昂里薩進軍,薩魔特王國也在納卡薩斯慘敗而喪失了所有在昂里薩的據點。當時的獸人王耶堤卡除了獨力支持西方的戰線,還要額外派遣兵力幫助兩個與時俱弱的盟友。但是在C.A 1282年,看似窮途末路的耶堤卡在米倫斯的試煉下再次得到了銷聲匿跡長達兩千五百多年的神器(此篇在獸人紀傳史-耶堤卡的試煉有詳細的紀載)。這讓原本士氣低落的獸人再次活躍了起來,並且靠著米倫斯之槌的凝聚力與破壞力,耶提卡再次將局勢扭轉成與維爾蘭同盟勢均力敵的局面。隨著神器的威名傳遍整個昂里薩,在維爾蘭帝國覆滅之時所傳承的昂里薩之星也重新出現在蘭洛斯王國中。昂里薩之星在傳說中原本是秩序正義之神拉斐涅的配劍。遠古與獸人大戰之時交給了英雄萊德羅特,從此便改名為昂里薩之星,以紀念擊敗獸人並為人類文明帶來希望之光的土地。這把配劍原本是維爾蘭皇家傳承的象徵之一,但是拉斐涅在交給萊德羅特曾說過:「汝用真心以此劍拯救,而後唯有汝之心者方得該劍重現光輝。」因此歷代的皇帝只擁有該劍,卻無法發揮它本身應有的實力。而經過了一千五百多年的沉寂,昂里薩之星響應了米倫斯之槌,將以正義熄滅憤怒之姿再次出現在昂里薩平原中。該劍的使用者到現在依然還是沒有答案,也沒有任何史料流傳下來,因此也有部分信仰拉斐涅的史學家猜測是拉斐涅親自下凡對抗米倫斯的使者。

而在兩大神器出現在各自的陣營時,一場無可避免的決戰便有如烈火般地延燒維爾蘭同盟與獸人王國。C.A 1334年,眼見決戰的時機成熟,蘭洛斯王國決定聯合所有親近同盟的勢力,準備一舉徹底消滅獸人王國的意圖與剩下兩國的野心。因此在昂里薩東方,以四王國為首的維爾蘭同盟、依爾碧露王國的光明精靈和黑色山脈的矮人組成了一支龐大的聯合部隊,這支部隊在愛洛尼斯河畔集結整備,其龐大的氣勢與規模據說已成絕響。自從諸神在創世之初的大戰之後,再未見過這樣的陣容。根據當時的史料紀載:「即便我是自七百呎的高地俯瞰整支部隊,那鮮豔的旗幟依然綿綿不絕直到天與地的盡頭......」(取自維爾蘭史,最後決戰),便可以了解到整支聯軍的人數遠遠超過以往的戰爭。而獸人帝國也集結了所有部族,黑暗精靈也將其旗下所有軍團調來決戰之地應戰。薩魔特王國則是將王國內所能徵到的船艦都搭載著該國最精銳的勇士前往支援這場數個紀元來規模最大的戰事。兩軍所選擇對決的地方,是靠近黑色山脈山腳下的帕迪亞納平原,這在戰後被改名為働哭平原,因為在大戰後戰死於此地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而在戰爭的一開始,維爾蘭與其盟友的同盟軍旗開得勝,因為各王國都傳承自璀璨時代的力量與光輝,光明精靈的弓箭有如雨般落下,數量能蔽天卻能夠箭箭致命。矮人的怒氣在爆發時十分可怕,剛硬的戰槌在敲碎敵人頭骨時絕不留情。靠著同盟軍一開始勝利的士氣,他們的先鋒甚至一路打到了黑色山脈山腳下,並摧毀了獸人在該地建造的陣營和補給建築。但是在同盟軍的先鋒沉浸在勝利的喜悅時,一大批穿著重金重甲的黑暗精靈自四周現身,並將太過突出的同盟先鋒部隊包圍起來並將其殲滅。這時同盟軍的指揮官,蘭洛斯國王才深知中計,趕緊趁著部隊尚未損失過大先撤回主力,但是由於部隊數量過於龐大,無法及時傳達撤退的命令。此時耶提卡放出來它所事先隱蔽好的後備部隊,一大群披上全身版甲的強獸人,呼嘯著口號一路衝向正在撤退的精靈弓箭手。

這批強獸人有如一堵鋼鐵河流,阻斷了正在緩慢撤退的同盟部隊,而在戰場邊緣的黑暗精靈劊子手團正在以驚人的戰鬥能力一一殲滅烙單的同盟部隊。不過同盟部隊在數量上佔有一定的優勢,蘭洛斯國王在精靈王的建議下轉而全力用數量壓制耶提卡的部隊。但獸人依然終究是以武為最高生存目標,黑暗精靈在與光明精靈的迫害下已深知伊爾碧露精靈們的戰鬥技巧,而更讓耶提卡握有勝算的,他事先將薩魔特的部隊隱藏起來,讓同盟軍以為他們自己的數量遠勝過我們而輕敵。因此在見到同盟軍轉用肉搏對抗策略之時,耶提卡便了解到這場決戰已經贏了二分之一。剩下的二分之一便是另一位神器的持有者,昂里薩之星尚未在戰場上展現它的光芒。

即便在戰鬥素質上獸人佔了不少優勢,但是數量上的差距依然慢慢的扭轉戰局,使得黑暗精靈的戰線逐漸薄弱。就在此時,耶提卡將僅存的所有薩魔特勇士投入戰場,以逼迫昂里薩之星的出擊。芬羅迪亞斯城市聯邦一見到數量極重的薩魔特人殺氣騰騰朝著自己進攻,原本已經薄弱的軍心便瞬間瓦解,整支軍團有如稻草遇到火一般瞬間慘遭殲滅。在失去芬羅迪亞斯在右翼的支援後,同盟軍所面臨的問題已經不是如何擊倒耶提卡的獸人部隊,而是如何先行撤退以重整旗鼓。隨著殺喊聲逐漸逼近指揮帳篷,蘭洛斯國王卡斯狄了解也戰況並不如戰前中預測的順利。雖然手上依然還有維爾蘭同盟北方王國的精銳部隊尚未出擊,但是在短期之間消滅獸人卻已經是難以實現的目標。這場在最後決戰中第一天的戰役被稱為"詭計的賭注",雙方在這場戰役中並不是單單以部隊多寡或者是素質決勝負,而是以驚人的謀略交鋒。然而層出不窮的謀略和陷阱卻不是雙方決戰的要點,這場戰事一共打了七年,在最後一場戰役中,昂里薩之星與米羅斯之槌的持有者雙雙殞落在戰場上,而神器也從此再度下落不明。然而兩大神器的傳奇性對決被往後的世人廣為流傳,其中在詩歌"帕迪亞納之哀"中有詳細的描繪雙方的交鋒,包括了昂里薩之星的殞落與米羅斯之槌的沉寂。這場在C.A 1341年的最後一場大戰役同時也被稱為「無盡的淚水」,由於雙方在兩大神器持有者殞落之後,都沒有贏得戰爭勝利的把握。此外,在這漫長的七年之中犧牲性命的人實在是太多了,據說當時所存活下來的人甚至少到無法一對一的抬走戰場上為理念犧牲性命的戰友,對如此大的犧牲與損失,雙方決議在「無盡的淚水」的過後重新開啟了協商,同時也為了戰亂已久的昂里薩提供和平的契機。

由於長達一千多年的戰亂,在爭奪昂里薩霸權的兩大陣營在針對協議的討論上更顯得願意去思考雙方的立場。經過了一年的協商,雙方在基於平息戰亂的前提訂出了一套各國互相牽制的協議。這個協議也被稱為「娜妃莉荻之翼」,是以秩序掌管和平的女神娜妃莉荻來命名以茲雙方願意實踐和平的信念。獸人以不越過西昂里薩與入侵其他地區來換取在昂里薩平原生活的自由,維爾蘭同盟則是同意用此方式來換取同盟內各國的穩定與和平。伊爾碧露王國的光明精靈則是同意不再追捕與攻擊黑暗精靈,並尊重黑暗精靈在追求知識巔峰的自由,同時矮人也與其達成協議,一齊共同開發挖掘位於黑色山脈北峰的密銀礦脈。至此黑暗精靈也同意不再入侵北昂里薩,並和蘭洛斯與薩維爾蘭簽訂和約,兩國同意也開放邊境讓黑暗精靈能夠進入北昂里薩從事商業活動。最後遠在阿提亞平原的薩魔特王國,斯堤亞王國決定將南嶺山脈以地底隧道打通,以便讓薩魔特王國不需透過海路便可與昂里薩地區進行貿易活動。這項偉大的工程被稱為「卡列努頓隧道」,在往後也是令矮人感到驕傲的偉大創作之一。

C.A 1342年,雙方陣營簽訂了「娜妃莉荻之翼」後同時也代表著混亂時代的結束,平原各地再次出現歡笑與耳語,人們的房屋不再因為戰爭的入侵而空曠寂靜。對維爾蘭同盟來說,以往的戰爭與仇恨成為了歷史與過去,同盟也因為戰爭的平息而隨之瓦解。在最後,昂里薩平原的歷史成為傳說,傳說則又成為迷思,其偉大輝煌的故事被往後許多的吟遊詩人作為詩歌,以美麗的歌聲傳遍整個帕奇大陸。

評分

參與人數 19PL金幣 +190 收起 理由
阿國 + 10 精彩內容,謝謝分享
mymixtape123 + 10
pocky + 10
AGG + 10
凱弟 + 10
羅馬兵仔 + 10
lixia + 10
宅男專員 + 10 神作!!
xray1974 + 10
大呆熊 + 10
夜煙 + 10
師奶殺手的爹 + 10
84006238 + 10
便當豬 + 10
alanchen + 10
路人甲 + 10
米哥 + 10 太長了懶得看完 直接給錢~
紅酒起司 + 10
沙洛佛克 + 10

查看全部評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